每周推荐
奇瑞仅仅给了20亿元 内部长出互联网车企凯翼
来源:广东热线 | 浏览:[4262]2016/8/24 11:25:51    
  “如果按照之前的思路来做,估计只有死路一条。”凯翼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兆瑞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回忆道。
  对于“新人辈出”的汽车行业来说,凯翼的诞生并未引起太多波澜,更多人开始并不看好凯翼。2013年,奇瑞江北项目(凯翼汽车的前身)成立时,业内一致认为凯翼只是奇瑞剥离不良资产的产物,彼时,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在谈到凯翼的成立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他们想尝试一下,就给了20个亿元让他们去试试”。
  2013年底,凯翼汽车最终由安徽省江北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奇瑞商用车(安徽)有限公司和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三方共同投资成立。
  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凯翼选择以“传统汽车+互联网”的思路,用代工的模式来发展。事实证明,凯翼的代工模式成效显现,去年实现销量2.5万辆。
  从SUV切入
  对于汽车行业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投资金额来说,凯翼的20亿元在业内看来只够勉强建立“四大工艺”(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当时,国内已经有大大小小上百个汽车品牌,新生儿凯翼要怎样才能长大?
  “坚强地活着,比‘还需要一个新的汽车品牌吗?’这样矫情的呐喊,更重要。”6月20日,凯翼汽车旗下首款智能互联SUV车型X3正式上市,有媒体人如此评价道。
  凯翼将自己定位为“面向年轻人的下一代智能互联汽车品牌”。由于目前国内SUV市场的火爆以及“二胎”政策的放开,因此,在车型上凯翼选择从SUV切入,并专注于这一市场,推出5座、7座SUV以MPV车型。“我们的产品规划非常的清晰,未来将会形成5+1的矩阵。并在此基础上发展新能源产品。”郑兆瑞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如果单纯是尊重市场,凯翼只是走了一条企业应该走的正确道路,和北汽幻速以及一个多月前成立的汉腾汽车一样,谈不上行业创新。尹同跃在X3的上市发布会上说,凯翼是“一款有里程碑意义的车”。凯翼从诞生至今,确实给传统汽车行业带来一些新的思路和模式创新。
  首先是轻资产模式,凯翼并没有自己的厂房和车间,制造业务全部交由奇瑞来完成,在制造上以“代工和租赁”为主要模式,能租的绝对不买,选取成熟优质的零部件作为供应商,以保证产品质量;而在设计和研发上则采取“众包”的方式,让全民参与,并最终票选出消费者最喜欢的产品;在最后的定价上,也采取了消费者定价的模式。凯翼X3的最终6.66万~9.69万元的价格就是综合考虑消费者8万~10万元的价格而确定的。
  郑兆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当初选择这样的模式确实有节约成本考虑,但更多的是希望以“传统汽车+互联网”的玩法,希望探索出一条新的思路。
  “真正了解消费者的痛点,去打造适合他们的产品。”郑兆瑞说,凯翼面对的下一代消费者是网络原住民,对车载互联和智能化要求非常高。因此,在传统的制造和生产上凯翼选择轻资产模式,而在消费者需求最大化的智能互联领域,凯翼将作为重点进行投入。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凯翼汽车已经在上海建立了智能互联研究院,主要从事智能互联和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凯翼将在此进一步投入30亿元,增强研发实力。
  代工模式之难
  “一开始大家对我们不太看好,但到现在我们觉得发展还是令人满意的。”郑兆瑞告诉记者,在去年只有两款车的背景下,凯翼品牌实现了2.5万辆的销量,经销商数量超过200家。今年凯翼的目标销量在6万辆左右,新上市的X3将承担重要任务。
  去年凯翼取得的销量成绩,不单是数字意义上的成就,更是对“代工+租赁”模式的一种验证。当下,随着互联网公司以及资本的大举进入,越来越多的新玩家想要分食汽车市场的巨大蛋糕。这些没有经验的互联网公司,更多是希望用“代工”的模式来实现生产制造的落地,以“互联网+”的方式撬动市场。
  在IT行业,代工已经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生产制造方式,那么,汽车行业代工模式也能如手机等电子设备一样,轻松实现代工吗?智车优行CEO沈海寅曾公开表示,目前国内汽车行业的制造水平已经有很大提升,加之中国的零部件配套都非常完善,因此汽车代工模式完全可行。蔚来汽车早在前两月就已经和江淮签订了包括代工合作在内的合作协议。
  凯翼之所以能够以代工的模式进行生产制造,一方面,凯翼的员工此前基本上都有汽车行业经验,很多已经在奇瑞工作了十余年,对汽车制造的流程和品质把控等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代工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郑兆瑞认为,奇瑞之于凯翼并不是单纯的代工方,而是“同门兄弟”同属一个集团,前者不仅能够为后者提供技术支持,在矛盾发生时,还有“家长”可以仲裁。
  对于普通的代工双方,需要磨合的东西太多太多。首先是代工模式的协定,是资金方仅出资金,生产方负责所有模具以及生产设备,还是资金方提供设备,生产方只负责生产?在这两种不同的生产模式下,产品质量问题的责任如何厘清?不同的模式之下,成本如何摊销?更何况,摊销成本有可见和不可见成本,如何分辨?另外,在生产规划上,如何规划以及如果不能实现规划,在成本追加和分摊上如何设定?以上种种只是冰山一角。
  郑兆瑞认为。汽车代工不仅需要行业经验,更需要时间积淀,即便在互联网时代也不可速成。现阶段高举高打的互联网造车项目,在逐渐遭遇现实问题后,会不会有偃旗息鼓的情况出现,都很难说。
【都市文化】
责任编辑:城市网
热线:40066-40084 爆料QQ:165687462
Copyright© 2017 广东热线 www.onlinet.cn 版权所有